自称被暴风科技骗了的这家公司 现在怎么样了?

2016-07-04 16:42:45 来源:未知 作者:易采站长站

“我们背影很孤单,看起来很可怜。”赵山山的现在“其实并不好”。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不好”,与“骗子”暴风科技有关。

几家欢笑,几家悲凉。

在VR火得一塌糊涂的今天,赵山山和他的神罗电子的遭遇令人唏嘘。三年前就已经推出VR眼镜原型,如果一切顺风顺水,今天的赵山山应该在VR潮头呼风唤雨,然而,现实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我们背影很孤单,看起来很可怜。”赵山山的现在“其实并不好”。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不好”,与“骗子”暴风科技有关。

勾搭

“更巧的是,暴风科技想要上市,正需要一个新的大的概念来炒作。所以当时微博上勾搭,一下就勾搭上了。”赵山山说。

赵山山“勾搭”的,是暴风科技的CEO冯鑫,这段故事发生在2014年的6月。彼时的赵山山,已经带领他的四人团队研发出了手机3D立体眼镜的多个原型。手机3D立体眼镜,用今天的通用语言来说,就是VR眼镜。

毕业于东南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的赵山山,从2012年起就开始琢磨这个新玩意了,他的初心,是让近视者可以利用手机更方便观看3D电影。

2013年,赵山山开始创业,南京神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年六月成立。此后,改进后的几款手机3D立体眼镜原型机陆续出炉。赵山山透露,产品卖得很好,而且利润率非常高。

然而,神罗电子的团队只有四个人,都是技术人员,经验不足,推广乏力。2014年5月,他们决定找一家大公司合作,将VR产品推广出去。在对比了乐视网和中国移动等多家公司后,赵山山把目光停在了暴风科技身上。

赵山山觉得,暴风科技规模相对较小,做播放器,还有个视频网站,“我发现他们还有个红蓝3D电影专区,跟优酷、土豆等播放器比起来,他们还有点想尝试的意愿。”

                              赵山山和冯鑫的对话


“勾搭”成功后,赵山山跟冯鑫进行了多次沟通。冯鑫针对产品方案提出许多问题,赵山山一一做答。

交恶

本来,这有希望发展成一段美好的爱情。

按照《IT时报》此前报道,赵山山称,2014年7月和冯鑫见面后,冯鑫表示暴风愿意出资2000万元,收购南京神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并保留赵山山20%的股份。

赵山山告诉黑匣网,毫无戒心的他,在第一次见面时,把三款产品原型和设计图纸都留给了暴风科技。这三样产品分别是:类Cardboard纸盒,翻盖式手机盒子,以及插卡式手机盒子。

2014年7月到8月,赵山山一直参与着暴风科技的VR产品规划和设计,“将供应商的信息也给了他们。”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赵山山希望的路径演进。接下来的故事,《硬蛋供应链》的评价是:“当创新者以为合作已成定局,脱掉底裤给大佬看后,却发现之前的海誓山盟变成了过眼云烟。”

2014年9月2日,暴风科技发布会,暴风魔镜一代产品宣布面世,与赵山山无关,与神罗电子无关。

几天之后,赵山山被告知,收购计划取消了,暴风方面希望赵山山能以个人身份加入暴风科技,担任VR项目负责人。赵山山拒绝了。

“绝对不答应的。本来是2000万收购,现在变成他们的员工了。”他很愤慨,暴风科技的另一位高管还说帮忙安排HR面谈一下,“这真是太侮辱人了”。

知道无力回天,2014年9月,神罗电子快速推出自己的品牌Glasoo。以免陷于被动,完全为他人做嫁衣裳。

2014年12月,暴风魔镜2发布,新增视距跟瞳距调节功能。赵山山认为,这是暴风按照Glasoo的专利,结合之前他给暴风的设计图纸,直接设计出来的。

2015年2月,赵山山开始收集证据,走上维权之路。2015年11月17日,赵山山以暴风魔镜2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将暴风科技和暴风魔镜同时告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赵山山设计的手机3D眼镜专利文件

拉锯

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开始了。

三个月后,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但是,按照赵山山的说法,被告方暴风未按诉讼程序提前提交答辩状,庭审无法进行。

2016年3月,法院第二次开庭。本该在第一次庭审前向法院提交答辩状的被告,到第二次开庭仍然没有提交,案件审理仍然无法进行下去。法院的两次处理结果都是“责令被告休庭后提交答辩状”。

不止如此,一边是被告未按法院程序提交答辩状,一边是专利复审委员会尚未给出专利无效审查结果。此前,暴风方面向法庭提出了专利无效申请,双方进入专利无效程序。《IT时报》报道称,专利侵权案件一旦进入专利无效程序,意味着双方就要开始漫长的舌战。简言之,即暴风方面给出无效意见,赵山山需要反驳,最后的结果由专利复审委员会决定。

“但是,即便专利复审委员会证明专利有效。被告仍然可以上诉,继续拖延时间。”赵山山说。在他看来,暴风科技从2005年到现在,被起诉的案件不少,“他们非常精通法院的运作程序。”

2016年5月,专利复审委员会还未给出专利无效的审查结果,而案件即将超过六个月的审讯时限。在法官助理的建议下,赵山山同意暂停审讯,先以和解处理。

“暴风是很有底气的,即使到最后败诉,也就判罚一万元。更何结果怎么样还不一定呢。”赵山山有些无奈。

有人劝他放弃,毕竟,法律成本很高,时间耗不起,钱也花不起,甚至有人告诉他,“中国的社会是人情社会,你到北京去告一个北京公司,不是找死吗?”

支持他维权的人则认为,控告暴风对神罗电子也有宣传作用。即使败诉了,这件事情也将给VR行业的从业者带来好的影响。

哪些人是想要打压他,哪些人是真的关心他,赵山山有些恍惚。

不好

“现在发展其实不好,很不好。我们4个人,基本上能坚持下去吧,但是赚不到钱。”赵山山并不讳言,神罗电子每年VR产品的销售额只有十余万元。

“我们现在也会接一些产品设计的工作。卖我们的设计,准备一套好的标准。熟悉好专利保护的事情。”赵山山说。

踏上维权之路后,神罗电子再也没有推出新的VR产品,只是又积累了两年技术,例如,登陆不同账号,头显会进行瞳距、视距等参数的全自动调整,这是神罗电子已经实现的产品功能之一。

而暴风魔镜除了推出暴风魔镜1至4代产品、暴风魔镜小D,还发布了暴风魔王一体机跟暴风魔镜5。A股上的暴风科技,得益于VR的美丽故事,更是创造了上市后连续29个涨停的纪录。目前,其VR产品销量累计已突破100万台。

假如没有暴风会怎样?赵山山幻想:“假如当时没有找暴风科技,神罗电子可能垄断市场。Glasoo也可能成为中国虚拟现实的代表。神罗电子会赚很多很多钱。”

时间难倒回,幻想终归无解。“一边是拥挤的电梯,大家坐得很舒服。一边是楼梯,一个人拎着大箱子在走楼梯。”赵山山说,“我现在就是一个人拎着大箱子在走楼梯。我们背影很孤单,看起来很可怜,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走的是最好的路。”

那与暴风的恩怨怎么办呢?赵山山的答案是:死磕到底。他说:“这也是我的一个学习的过程。”

黑匣网首发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转载请联系苗青【微信号:miaoqing1018】


微信扫一扫

易采站长站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