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单”的滴滴,能否重新讨好资本市场?

来源:大V商业(ID:V-VIEWS)

作者:大V商业

如今对于滴滴只留下最后一个问题,如何重回资本市场。

1月16日,滴滴迎来了重磅利好,经过一年多的安全整改,已经符合要求并重新开放注册。

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滴滴可谓是大起大落,从高光上市到悲惨下架,资本盛宴最终变成一场资本惨案。

2022年5月,滴滴宣布从纽交所退市,股票也在退市后转到粉单市场交易。

如今的市场对于滴滴来说依然凶险——网约车市场见顶,用户和订单流失,对手们更加虎视眈眈,更严重的是,滴滴在橙心优选的实验中,向市场否定了自身通过业务复制实现扩张的能力,市场空间被锁死。

对于滴滴来说,当务之急是脱离粉单市场,重回自己的估值逻辑。

只不过,资本市场还会看好滴滴吗?

1、粉单市场的滴滴

从纽交所主板到粉单市场,滴滴被打入了资本市场的冷宫。6月13日起滴滴开始在OTC市场交易,同时代码DIDI改为DIDIY,命名上有点像A股的ST。

OTC市场的全称是Over the Counter即场外交易,与之相对的是在纽交所、纳斯达克等交易所进行交易。其中,滴滴的交易层级是粉单市场,即Pink Sheet。

粉单市场恶劣的交易市场环境下,滴滴的表现来看基本上是维持了作为曾经千亿美金估值独角兽的尊严。

滴滴在粉单市场的首日收盘价为2.46美元,较上一个交易日2.29美元收涨7.42%。滴滴粉单市场交易股价一度跌至1.25美元每股,此后攀升到最高位5.05美元每股,翻了两倍。

作为估值一度冲到1000亿美金,上市首日市值达到680亿美金的出行巨头,滴滴的估值到底多少合理见仁见智,再加上退市时股价2.29美元距离最高点18美元缩水87%,滴滴在粉单市场的成交量目前也上升到数亿美元,这一数值超过了大多数美股中概股在主板的交易量。

通常来说,粉单市场普遍认为是垃圾股,但也不绝对。

粉单市场这个词走入到大众的视野,是因为电影演员莱昂纳多主演的电影《华尔街之狼》,其饰演的贝尔福特是华尔街传奇股票经纪人,贝尔福特正是依靠粉单市场发家致富。

贝尔福特这一角色以及莱昂纳多的表演,也让很多人认为粉单市场的股票就是垃圾股。

OTC市场也分多个级别,粉单市场属于OTC集团场外交易中级别最低的一种,低于OTCQX、OTCQB,后两者被要求满足一定财务条件并披露相应信息。

另外,粉单市场又分为当前信息、有限信息、未提供信息(有译为透明市场、问题市场、有毒市场,更加形象)等三个层级市场,可谓鱼龙混杂。

粉单市场由于不受证券监管当局的监管、不需要披露财报等特点,使其成为了很多垃圾公司的汇集地。

另外,粉单市场也成为了被退市、受到重罚企业的庇护所,能够在退市后依然进行交易。

滴滴并不是第一个被迫转入到粉单市场进行交易的企业,上一起是著名的咖啡企业瑞幸,后者因为财务造假被退市后也转入到了粉单市场交易。

可想而知,如此低的监管要求和交易环境,粉单市场的交易风险高、流动性较差。OTC官方数据2022年12月的成交额为289亿美元,约折合人民币2000亿不到。以港交所的成交量来做直观对比,港交所12月份成交额为27094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36万亿。

“粉单”的滴滴,能否重新讨好资本市场?

“粉单”的滴滴,能否重新讨好资本市场?

比如,滴滴在粉单市场首日的成交额约为0.57亿美元,成交量约为0.25亿股,换手0.5%。而在纽交所的最后一日,滴滴成交额为2.92亿美元,成交量为1.27亿股,换手率6.2%。

但我们也不必一棒子打死,因为其还有不需要披露财报的特点,导致一些企业处于特殊目的也会在粉单市场进行交易。

举个例子就是不久前段永平宣称卖掉了一部分的腾讯美股股票,但是腾讯在美股没有上市,其交易的就是ADR,即粉单,可以看到腾讯美股的代码是TCEHY,后缀是Y。

2、滴滴资本之路如何续写?

开放注册后的滴滴,是否、何时、怎样回归资本市场,是公众所关心的。

港交所是滴滴的最佳选择。早在2021年12月,滴滴便发布公告称“经认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启动在纽交所退市的工作,并启动在中国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

不过后来滴滴回港上市生变。

去年3月份,有消息称因为未完成安全整改,滴滴暂停香港上市进程,并且在5月份发布公告称,为了更好地配合网络安全审查和整改措施,在退市完成之前,该公司的股票将不会在任何其他证券交易所上市。

可以看出,退市完成和安全整改,是滴滴回港上市的两个条件,如今这两项条件已经达到,滴滴回港想必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滴滴资本市场的另个一选择是重回纽交所主板,毕竟,另外一家粉单市场交易的中概股瑞幸,在被迫退市后依然有努力回归主板的意图。

瑞幸作为国内的明星企业,因为数据造假最终导致退市。转入到粉单市场后,瑞幸的市值从3亿多美元涨到当前的60多亿美金,涨了20多倍。

除了企业自身经营状况的好转外,瑞幸在退市后的各项努力也表明其有回归主板的意图,包括和投资者达成和解,以及积极递交经过审计后的财务报告。

2021年9月,瑞幸发布公告,以1.875亿美元的代价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和解意向书,并提交了2020年财务报告,营收从2019年的30.25亿元增长到40.33亿元。2021年,瑞幸的营收继续增长达到79.65亿元,同时亏损大幅缩窄为5.39亿元。

瑞幸能否回归主板,还在于企业自身发展的规划。

从硬性要求来看,回归主板的条件其实滴滴和瑞幸都能达到,其中主要包括企业的净资产达到500万美元或年税后利润超过75万美元或市值达5000万美元;流通股达100万股;90个交易日内最低股价为4美元/5美元;股东超过300人/400人;有3个以上的做市商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OTC集团披露的材料显示,近些年来几乎没有粉单市场升级到主板的案例。不过,企业通过Pink市场升板到OTCQB继而升到主板,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主板的企业不在少数。

OTC数据显示,2018年,有37只证券从OTCQB市场升至OTCQX市场,68只证券从粉单市场升至OTCQX 市场;223只证券从粉单市场升至OTCQB 市场。此外,每年有超过50家的OTC市场转板到纽交所或纳斯达克。

“粉单”的滴滴,能否重新讨好资本市场?

企业发展的维度,目前来看瑞幸倾向于重回纳斯达克,滴滴倾向于回港上市。

瑞幸对标的是星巴克,需要美股甚至是全球的投资者买单;滴滴的市场在中国,需要讲好中国故事,港交所更加合适。

另外,滴滴和瑞幸两家存在一个微妙的差异,滴滴某种程度上是主动退市,而瑞幸是被迫退市,这两者之间微妙的差异,也将对其到哪一个市场上市带来影响。

正如前面所说,瑞幸在创造各种积极条件,为将来能够回归纳斯达克创造条件,但滴滴类似的行为就几乎没有,包括正式退市后不再主动披露财报等相关信息。

美股已经有了Uber,可惜没有讲好故事,市值不断下降的同时,也会连累滴滴的估值模型。

近两年网约车市场并不好过,除了滴滴遭遇滑铁卢外,Uber股价连续下跌,现在只有580亿美金。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上市后股价从13美元下滑到当前的4美元蒸发了70%,种种迹象表明,打车软件已经不香了。

反观滴滴,除了股价不振,经营数据也够惨。

以日订单数据为例,有数DataVision报道中找到的线索是,柳青在2017年就提到了日订单数达到了2500万单,但是从招股书和财报数据可以推算出,滴滴现在的日订单也差不多保持在2500万单左右。另据《晚点财经》报道,2022年1月滴滴日订单量约为2000万单,网约车市场份额从接近九成跌至七成。

订单的减少背后,是滴滴的市场被多家新网约车公司夺取。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滴滴月活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下降了2000多万。

“粉单”的滴滴,能否重新讨好资本市场?

必须要认清的现实是,打车这个市场见顶了。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经历了一个以2019年6月为高点的抛物线趋势。2017年7月,中国网约车用户就达到了3.08亿人,到2019年6月,这个数字达到了4.04亿人,但是此后一年多时间,用户规模开始出现萎缩趋势,2020年3月为3.62亿人,到了2020年6月,数字再一次跌到了3.4亿人。

用户坚定,做高营收只有涨价这一条路,但残酷的现实是,现在已经是涨价后的结果了。

财报数据显示,滴滴2021年经调整EBITDA为亏损192亿元,其中网约车中国市场出行业务盈利61亿元,国际业务为亏损58亿元,网约车整体微盈3亿元左右。

这意味着,如果按照滴滴放弃国际业务,以当前国内市场60亿元利润的规模来计算,即便是20倍的市盈率,滴滴的估值又该是多少合理呢?5、600美金肯定是不用想了。

       原文标题 : “粉单”的滴滴,能否重新讨好资本市场?

延伸阅读:

上一篇:失去563天,滴滴要开始反攻了?

下一篇:B站商业化,到底该咋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