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业界 > 区块链 > 区块链的博弈机制,你一定要知道!

区块链的博弈机制,你一定要知道!

2020-10-12 07:32:23 来源:经济学原理 作者:

区块链的博弈机制,你一定要知道!,区块,货币,区块链,博弈机制

区块链的博弈机制,你一定要知道!

易采站长站,站长之家为您整理了区块链的博弈机制,你一定要知道!的相关内容。

区块链是当下我国创新驱动、经济转型的一个关键突破口。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中央对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很重视,曾就此开展集体学习。

区块链技术应用已延伸到数字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数字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目前,全球主要国家都在加快布局区块链技术发展。

区块链技术实际上已经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从计算机科学的角度来说,区块链思想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拜占庭将军问题”——一个计算机领域中用于分析一致性问题的虚拟模型。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最高奖“图灵奖”得主莱斯利·兰伯特(Leslie Lamport)在1982年研究分布式系统时提出了“拜占庭将军问题”。

拜占庭是古代东罗马帝国的首都,由于地域宽广,守卫的将军需要通过信使传递消息,以达成一致的决定。但将军中可能有人叛变,他们可能会发送错误的信息来扰乱大家的决策。 拜占庭问题的提出是为了解决在这种情况下,怎样让忠诚的将军们达成一致的决议。这个问题在计算机领域中就是如何让互联网中不同的计算机通过互相通信达成一致。在实际过程中有些计算机可能出现错误,有些计算机可能被黑客攻击,怎样保证网络上的计算机对某个事物达成一致就是这个理论模型要解决的问题。拜占庭问题是区块链技术里共识机制的基础。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理论基础,才使得区块链技术有了发展的科学基础。

区块链可被看作为一种用于存储信息的去中心化分布式数据库,也就是整个系统并没有一个大型中央服务器来存储数据,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将自己的私人服务器加入到区块链中共同完成信息的存储。每当新的信息进入区块链后,该信息都将被同步到区块链中的所有节点以保证所有节点存储信息的一致性。同时,信息的记录具有时序性,因此区块链具备了记录可追溯不可诋毁的特性。

做个形象的比喻,如果把区块链看成是一个实体账本,每个区块就是这个账本中的一页,区块中记录的信息就是这一页上记录的交易内容。区块链中所有交易都是点对点完成的,无需第三方批准。

比特币是区块链第一个也是最大和最成功的应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和基础架构,每一个完整的节点都存储区块链的全部数据。如果所有节点都记账那么势必会导致每个节点账本的不一致,所以比特币区块链引入了节点竞争记账权的方式,即俗称的“挖矿”,竞争获胜者获得区块记账权并且获得区块奖励。

既然各节点间在互相竞争,那就离不开博弈论了。“挖矿”行为就是各个参与者在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尽管博弈论是一门近代才充分发展并得以完善的学科,但博弈论的思想古已有之,一个“去中心化系统”(即没有中央统一调度、各个参与者各自为政的系统)的典型博弈论案例就是战国时代的纵横术。

秦国在商鞅变法后开始崛起,实力很快便在战国七雄中独占鳌头。面对日渐强大的秦国,摆在其他六国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连横,“事一强以攻众弱而渔利”,即联合强秦攻击弱国从中得利;二是合纵,即“合众弱之力当一强以图存”,即六国联合起来对抗强秦。在合纵派的努力下,六国一次次地组织起反秦联军,但六国又各怀鬼胎,而首倡合纵的赵魏楚三国尤其受到秦军的重点军事打击。在经过连横派的不懈地分化瓦解后,以及秦国采用的远交近攻战略等因素的影响下,最终六国联盟分崩离析,被强秦逐个消灭。

回顾六国抗秦的历史,我们要问这么一个问题?在缺少统一的中央权力时,多个地位相等、实力相似的个体如何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一博弈过程会导致“纳什均衡”的出现,各个参与者都会选择自己的优势策略。

在去中心化的系统中,对每一个参与者来说,其核心效用都未必相同,因此每个人的优势策略也未必相同。那如何才能保证系统的正确运行呢?回到六国抗秦的例子,合纵抗秦符合六国的整体利益,但却未必符合单个国家的利益,这就给秦国的连横提供了机会。不用嘲笑六国目光短浅,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每一个参与区块链行业的人。这是每一个现有的区块链项目都必须考虑到的问题。比如大名鼎鼎的51%攻击(即一个攻击群比其他诚信的计算节点控制着更多的计算能力),在最开始,51%攻击仅仅有着理论上的可能性,因为算力分布在全世界,很难集中起超过51%的算力对比特币系统进行攻击。不过,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后,随着整个系统中的算力日益庞大,单一私人计算机在挖矿时就显得比较困难了,这时相比起单个矿工,把算力加入矿池,再从中分红就属于优势策略。在矿池形成后,51%攻击从理论可能变成现实可能。仅中国境内,几个大型矿池的算力之和就超过了51%。

比特币51%攻击之所以没有发生,并不是这些矿池掌控人的道德高尚,而是这些矿池经过计算,发现挖矿收益高于攻击收益,他们才选择维系比特币系统,而非破坏它。这其实就是博弈论在起作用。

不仅仅要面对51%攻击,区块链要能对抗各种各样的攻击,所以,一个区块链系统在最初开发的时候,就需要运用博弈论来做一个非常好的机制设计,比如使得区块链在进化过程中,可以有投票和决策机制,而且最好在链内。这样,区块链发展才会比较系统,并且有更高的安全性。设计一个好的机制并不是一件易事。这也是为什么区块链研究甚至吸引了多位“图灵奖”得主像姚期智院士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西尔维奥·米卡利(Silvio Micali)的关注与参与。他们都是计算机安全领域的顶级专家。米卡利教授还设计创立了一个全新区块链平台Algorand,已于今年6月19日正式全球上线。

一个博弈系统的纳什均衡点通常都不会是一个最优的理想状态,有时甚至是一个最差的状态。区块链其实是一个达到纳什均衡的共识系统,但与众不同的是,拥有良好机制设计的区块链系统的纳什均衡点可以逼近一种最优理想状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将区块链视为是一种革命性技术的重要原因。

区块链上每一笔交易,都会记录在每一个节点的账本上,那么问题来了:凭啥那么多人给你记账呢?当然要有酬劳了!谁记账记得最快,就会得到一笔奖金,比如比特币。所有的节点都在同时记账,但每次记账只有其中一位能得到系统的奖金,他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上一期中我们已经谈过,区块链系统的分析离不开博弈论。

每天网络上有无数人在交易,也有无数人在玩命计算,争取快准狠地记录大家的账单信息,然后得到系统奖励的比特币,这个过程俗称“挖矿”。所以,简单地说,区块链就是大家来记账,比特币就是记账的报酬。

除了比特币(Bitcoin)外,世界上还有成千上万种虚拟数字货币,它们都是各种区块链系统的奖金,其他比较有名还有像以太币(Ethereum)、莱特币(Litecoin)、瑞波币(Ripple)、新经币(New Economy Movement, NEM)和为物联网设计的IOTA币等。虚拟数字货币有两类:一类是公链币,它们有各自专门设计的底层区块链系统,也有各自的挖矿算法,代码是开源的;另一类是代币,是基于公链(比如以太坊这种开放的区块链平台)的智能合约发行的数字货币。不管哪一类数字货币,都是由其区块链系统中的各个节点在共同记账。除了同一币种的不同节点间在竞争奖金,不同的币种间更在竞争市场,有不同的市值,随之出现的就是各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纵观数字货币的十年发展,很多币的市值都有剧烈的波动性,经常出现暴涨暴跌。世界上每天可能都有新的虚拟数字货币诞生和死去。有一些山寨币甚至专门为圈钱而诞生,以高额回报为糖衣炮弹(忽悠人时必举的一个例子自然是比特币自2009年诞生以来,价格从0.0025美元涨至最高时的20000美元,可是暴涨了800万倍),利用人性的贪婪,抓住“韭菜”想要暴富的心理,来骗取投资者的钱财。当这种币的价格在交易平台上足够高时庄家就会大量抛售套现,由于没有庄家护盘,这种山寨币会很快死去。很多山寨币的存活周期只有2,3个月时间。

因为开发一种全新的底层区块链系统难度很大、成本很高,所以以敛财为目的的山寨币都是代币或者是连代币都没有的空壳。“传销币”是一种常见的敛钱方式,传销头目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通常巧立慈善、理财、游戏、医疗研究等明目,并宣称多至百倍千倍收益的“高额返利”,吸引众多人的参与,经营模式通常为“交入门费”、“拉人头”、“组成层级团队计酬”这三点,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还有一种敛钱方式是“空气币”,即以区块链项目、数字货币、数字货币矿机为噱头的投资骗局,谎称募集资金投资相关产业,实际并无区块链技术参与,只为集资诈骗随后跑路。

打着区块链虚拟数字货币旗号的骗局五花八门,近年世界各地已出现大量的案例。比如“超级明星MXCC”这个诈骗项目选择了影视行业为噱头,将自己包装成由美国硅谷基地孵化区块链知名公司联合马来西亚Superstar Media创投有限公司研发运营的明星影视行业的智能数字资产。这个行业是大众消费品,大家都懂,电影高票房收入、春节的档期很容易让人产生暴富的心态,诱发人性的贪婪。这个诈骗项目以让超级明星会员共享优质影视作品的高利润回报为诱惑,当时一句“超级明星MXCC登陆交易所后,要翻几百倍,投到就是赚”忽悠了大批的“韭菜”,在2018年春节前后的的短短6个星期里收割了50亿元人民币,给世人留下了一场史上最有效率的骗局。再比如2018年底湖南警方破获的“英雄链”诈骗项目,诈骗集团号称“英雄链”结合了区块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是全球首个区块链网络博彩平台(设立在柬埔寨),将发行数字筹码“英雄币”50亿枚,其中25亿枚用于对外销售,但“英雄币”不能直接用人民币购买,必须先购买以太币(这是前面说过的一种世界知名的数字货币),再兑换成“英雄币”。诈骗集团在两个月时间里收割到近4万个以太币,价值近3.5亿元人民币。在“英雄链”项目上线后,涉案团队将这近4万个以太币进行了瓜分。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7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2018年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等监管部委进一步联合发文提示风险,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实质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虚拟数字货币甚至成为了洗钱、贩毒、走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019年1月10日发布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自2019年2月15日起正式施行,对所有境内区块链项目开展备案审核工作,今年3月30日已发布了第一批共197个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

有一点需要明确,国家鼓励区块链技术与产业创新不等于鼓励虚拟货币无序发展。因此,对区块链的监管非常重要,在区块链尚未成熟之前,监管应着力服务于区块链的健康发展,以及对可能存在的风险加以防范和预见。对区块链的监管也需要打破传统,采取一些新型方式,比如“以链治链”,引入博弈机制,借助区块链技术来对区块链行业进行监管,若区块链技术被用于监管而非将监管者排除在外,那基于区块链的规制系统,无疑将有助于提高监管的有效性。

我们已经看到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第一代数字货币所存在的问题,另一类专门为克服数字货币波动性而设计的“稳定币”也应运而生。顾名思义,稳定币旨在通过将数字货币与一种资产或一篮子资产(如商业银行存款或政府发行的债券)挂钩,来保持币值稳定。不同于最初的加密货币,稳定币也可能是由中心化实体发行的,在某些方面依赖第三方机构。

可以这么理解,稳定币是中心化资产抵押发行代币。稳定币是一种加密资产,可以维持一种和目标价格(比如美元)挂钩的稳定价值。稳定币的设计是为了服务那些特定的去中心化的应用,即需要较低的波动阙值才能在区块链上运行的应用。2014年Bitfinex组建的泰达公司(Tether Limited)发行的泰达币USDT是最早的稳定币,其价格与美元锚定,基本保持在1美元左右。最近很火的稳定币则是Facebook旗下的Libra。

稳定币同样面临着有关法律、监管制度、金融稳定以及货币政策等问题。稳定币其本质还是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发行方的信用风险还是最为致命的。今年10月17-18日,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与副行长陈雨露出席了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政和央行部长级和副手级会议,会议一致同意发布G20关于稳定币的声明,肯定金融创新的潜在效益,同时指出稳定币具有一系列政策和监管风险,尤其是在反洗钱、反恐融资、消费者保护、市场诚信等领域,有必要在稳定币项目启动前评估和解决这些风险。Facebook的Libra一直受到美国立法者和当局的高度关注,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而非美元,抵押低风险的一篮子资产且不限于美元资产,美联储(相当于美国央行)不断对其加以痛斥,认为其有取代美元的威胁。美国国会的参议院与众议院都就此召开了数小时的听证会,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亲自出席接受质询。Libra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既有代表全球逾三分之一人口的活跃用户网络,又有一种不透明地与一篮子主权货币挂钩的私人数字货币。由于其潜在的全球影响力,Facebook的Libra让关于货币可以采用何种形式、谁可以发行、以及如何记录和解决支付的争论变得紧迫起来。多个国家已对Libra投出了不信任票,Libra的部分创始会员如支付巨头万事达(Mastercard)、Visa、Stripe、Mercado Pago和美国电商巨头eBay等也因项目风险纷纷退出。

在另一方面,我国央行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自行研发工作。2016年,当时的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接受专访时就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话题进行了讨论。2018年,人民银行的范一飞副行长发表了题为《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的文章。今年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首场新闻发布会上,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央行的数字货币将替代部分现金。一个月前10月28日的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发表“数字化重塑全球金融生态”主题演讲时表示央行推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 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的时机已经成熟。中国央行未来还将与国外银行合作,把DCEP推向全世界。

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今年8月23日在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表演讲时敦促全球央行应联合起来创建多极化的储备货币系统,呼吁打造加密数字储备货币,以结束美元主导,降低潜在风险,将削弱美元溢出效应视作长期性目标。事实上,英国皇家铸币局正在开发自己的黄金担保加密货币RMG(Royal Mint Gold)。更早的时候,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 Moros)在2017年12月3日的电视讲话中宣布委内瑞拉将发行以该国石油和矿产储备为后盾的加密货币——石油币Petro。饱受美国经济制裁的伊朗也在通过主权加密货币的方式来去美元化,伊朗的四家银行正在开发了一种名为PayMon的黄金加密数字货币。另两个石油大国沙特和阿联酋的央行也在研发他们联合数字货币Aber用于两国的商贸,以规避美元风险。另外,俄罗斯的加密卢布CryptoRuble、瑞典的电子克朗e-krona、印尼卢比稳定币IDK、土耳其的主权加密货币Turkcoin等也都进入了加速开发的阶段。以色列央行也正在考虑推出“加密谢克尔”,而世界大型交易所之一的以色列钻石交易所则宣布将发行基于钻石的加密货币。另外,日本也正在主导建立一个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国际网络,类似于银行使用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日本计划在未来几年内筹备好这个网络,并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可以看到,各方都想在即将到来的稳定币市场激烈博弈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区块链技术不仅仅能用于虚拟数字货币,像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从2018年开始对毕业生进行学位证书上链,这样能让学生成为自己证书的管理者,使他们拥有自己的记录,并以安全的方式进行分享,区块链可为链上的证书提供防篡改的、并且可验证的信任证明。

未来我们的出生证、房产证、婚姻证等都可以在区块链上公证,变成全球都信任的信息,轻松证明“我妈是我妈”。医院间也可以用区块链来建立有时间戳的通用数据库,看病换医院的话就不用反复检查了,也不用再为报销医保而反复折腾。在人们越来越关注的食品安全问题上,利用区块链可以记录每个食品的“前世今生”,让手机一扫就一目了然,谁也无法篡改。

国家现在之所以对区块链技术如此看重,是因为这项技术的去中心化、不可更改账本的特性可以大幅提高一些行业如金融服务的效率和安全性,能对传统行业产生颠覆性的冲击。过去,我们必须通过各种社会、经济制度来降低交易的不确定度,确保交易无问题地完成,而区块链第一次利用纯技术的机制就做到了这一点。利用区块链我们可以驾驭交易中所有的不确定性,并用它进行更多的合作和交换,而且也更快更开放。对此,区块链创业者贝蒂娜·沃伯格(Bettina Warburg)的TED演讲里有着深入浅出的讲解。

一个博弈系统的纳什均衡点通常都不会是一个最优的配置状态,有时甚至是一个最差的状态。

(▲警察逮捕了A、B两名嫌疑犯,警察向两人提供了相同的选择:若一人认罪并作证检举对方,而对方保持沉默,此人立即获释,不主动认罪的另一方将判监20年;若二人都保持沉默,则二人都判监1年;若二人都互相检举对方,则二人都判监5年。)

从双方共同利益角度来看,两人均保持沉默是最优的选择。但两人提前不能互相交流,并不能保证对方不会检举自己,这就陷入了囚徒困境。从单方面自身利益出发,在对方保持沉默的情形下,选择检举对方能使自己的刑期从1年减为0年;在对方检举自己的情形下,选择检举对方也能使自己的刑期从20年减为5年。所以无论在哪种情况下,检举对方都能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是优势策略(即无论其他参与者选择什么策略,这一策略对一个参与者个人来说都是最优的策略)。这就导致了“囚徒困境”唯一可能达到的均衡,就是双方都选择检举对方,结果是二人都被判监5年。

“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是不同个体分别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互相竞争的结果。而所有参与者进行团队合作的最优配置状态则叫作“帕累托最优”(Pareto Efficiency),在该状态下,无法进一步优化使得在不令某个个体的情况变得更糟的情况下使得另一个体的情况变得更好,也即,使一个个体变得更好的情况下一定会使至少另一个个体变得更糟。“囚徒困境”的纳什均衡点并不满足帕累托最优,显然在双方合作的情况下有办法可以使得两人的情况都变得更好。两人均保持沉默都只判1年的情况明显优于纳什均衡的结果——两人均检举对方都被判监5年。两人均保持沉默都只判1年的情况满足“帕累托最优”的条件。

我们再来看一下我们在“囚徒困境”同篇文章里提到过的“环保博弈”问题:

世界上有100个国家,每个国家在选择放任环境污染不管和积极治理环境污染中做选择。如果有一个国家选择放任污染,那么世界上每个国家的成本都+1;如果某个国家选择积极治理环境,那么其他国家的成本不变,它自己国家的成本需要+3。

如果一个国家从自身利益出发,选择放任污染(比如某国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那它自己的成本只有1,其他国家的成本都是4。如果所有国家都这样想,大家都选择撂挑子,那么最后纳什均衡的结果就是每个国家的成本都是100,是一个最差的状态。相反,如果大家都积极治理,最后每个国家的成本都是3,所花的成本并不高,这种情况是一种帕累托最优状态。

那么在何种情况下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才能达到帕累托最优(Pareto Efficiency)呢?在传统博弈论中,需要三个条件。

一是对团体中的所有人实行额外奖惩制度,合作者奖励,非合作者惩戒。在这种情况下,参与者考虑的不仅仅是原来资源分配带来的利益得失,同时还需要考虑如果违背团体规则所带来的损失,当非合作的损失严重到一定程度时,自然合作会得到更大回报,那么大家会自然地选择合作。囚徒困境若引入这样的奖惩制度,双方不合作带来的回报将不再是最高,会低于合作行为所得到的回报,那样纳什均衡就会改变状态。在环保博弈中引入奖惩制度后也能改变纳什均衡的状态。

二是信息对称条件。在囚徒困境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警方隔绝了两个嫌犯的交流,在隔离状态下,人们更倾向于以最大恶意揣测他人,做出最后的判断。信息对称就是大家互相知道对方的选择,这是建立信任合作的基础。

三是重复博弈条件。经过不同回合的博弈,参与者会相互树立起各自博弈的形象。在多次博弈过程中,愿意吃亏、诚实守信的人会更容易被大家信任,在信任的基础上就会获得更多的与他人合作的机会。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信息对称条件和重复博弈条件很难实现,更多的情况下,人们很难获取对等的信息,重复博弈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所以博弈达成的结果往往是一种像“囚徒困境”和“环保博弈”产生的私利最优而社会福利最低的纳什均衡状态,帕累托最优配置并不容易实现。

区块链作为一个众多用户的博弈平台,链上交易的技术特点则为达到帕累托最优创造了先天性的条件。

区块链交易有以下特点:

一是交易信息的极难篡改性。这种机制不是由某种后天权限决定,而是区块链本身的设计如此,这就提升区块链信息的可信赖性。

二是交易权利的平等性。交易双方的交易权利是均等的,不存在实体交易中的某些交易地位差距。交易双方都可以分别自主制定自己的交易决策。

三是交易信息的共识性。交易的信息是交易双方,乃至其他潜在后续交易方都认可并的一种共识性信息。链上所有的交易过程共同遵守同样的共识机制。

四是交易信息的数据性。交易主体、交易媒介都是数字化的信息,具有极强的可读性和可识性。

五是交易信息的分布式。交易信息的存在是一种广播式的分布式存在,不依赖于某个中心化的组织——即这种信息是大家都会知道的公知性信息,这就使得抵赖可能性极低。

六是交易的高度可重复性。交易具有几乎无上限的可重复性,只要在链上,就可以进行交易,在数字化点对点交易形式下,交易成本急剧下降,交易将变得比传统更频繁和易重复。

下面我们来看下区块链交易的特点为何为实现帕累托最优提供了可行性。

首先,基于去中心化的分布式通信方式,使信息对称成为了可能。在区块链网络中,所有的个体都共享同样的数据库,所有的信息发布都以广播的形式出现,那么,不仅是交易双方享有对等的信息,而是所有的通信方都享有对等的信息。这就彻底改变了双方信息难以对称的局面,为双方共同决策创造了条件,决策更容易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

其次,交易双方权利的平等性,使决策的自主性大大提升。经济学着重强调以自由决策的方式实现最优状态。然而现实生活中,完全自由的状态更是难以达到,通常由于社会地位的不平等性,导致交易的过程总有一方占据主导优势,使得结果更向优势方倾斜。而区块链改变了这种状态,创造了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更容易以理性决策方式分析结果。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交易双方都拥有完整的交易数据,每个交易主体都可以根据各自掌握的信息自主的进行决策,几乎不存在交易权利的差异性。

三是数字化的交易方式提供了信任机制。区块链上的所有交易:交易主体和交易信息都是一种数据化的存在。在交易数据不可逆、数据信息不可抵赖等特性的加持下,交易过程拥有了一个更为纯粹的环境,交易双方也更容易信任对方。

四是通过共识性的经济激励,去实现系统目标。通过博弈论的分析我们知道,系统的目标和纳什均衡是一致的。以比特币为例,参与者通过投入算力参与到协作网络里面去获得比特币,而不是搞网络攻击,因为后者并不能为参与者带来更大利益,这是博弈形成的纳什均衡所决定的。

五是可重复的交易过程为重复博弈创造了条件。交易信息产生就意味着交换,前一次的交易为了后一次的交易做了铺垫,这种状况存在于所有的交易主体之间。每次交换信息都可以看作是重复博弈的进行,当次数不断积累,这就是在向帕累托最优趋近。

帕累托最优的三个条件虽然在传统环境中极难制造,但在区块链的技术变革下变得可能。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将经济学的机制设计理论与计算机科学中的分布式计算和密码学相结合的集成技术,更是一种去中心化、信息共享、共识性的新组织形式,其规则设计旨在依靠网络结构中众多节点之间的博弈,来实现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的复杂交易。区块链是一种能实现既定社会目标的信息分散决策机制,较之中心化机制,区块链机制具有两个优势:其一是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最优性;其二是激励相容,较好地解决了非对称信息导致的机会主义行为。所以说,区块链不仅是一场技术革命,同时,它也是一场思想革命。当所有人获得了平等的交易机会和自主决策权,那么利益就不会再继续向少数人倾斜,类似依靠现实社会中地位差异获取更多资源的状况将会更少出现。

以上就是关于对区块链的博弈机制,你一定要知道!的详细介绍。欢迎大家对区块链的博弈机制,你一定要知道!内容提出宝贵意见

微信扫一扫

易采站长站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