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业界 > IT动态 > 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迎接至暗

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迎接至暗

2020-10-11 07:55:31 来源:新浪科技-自媒体综合 作者:

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迎接至暗,阿里,媒体,时代

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迎接至暗

易采站长站,站长之家为您整理了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迎接至暗的相关内容。

  写给圈内人看的PUA

  作者/来源:一口老炮

  原标题: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在迎接至暗

  这几天马斯克砍掉PR(公共关系)团队的新闻,在传媒圈里炸了锅。

  这有什么呢?老板足够个性流量化,企业能够把产品做到足够好的公司,一般都不怎么需要PR,比如乔布斯时代的苹果

  但是这只是一个引子,我们今天要重点谈谈阿里和美团以及拼多多之间,这些国内大厂的PR的事儿。

  还是从阿里PR说起。之前一口老炮说过,在中国企业的PR团队中,如果阿里说自己是老二,那么就没有人敢说自己是老大。

  易趣、3721、拍拍……在阿里PR战中被祭掉的产品历历在目。反观,淘宝假货遍地的时代,也没见过马云上过315。不得不说,这里离不开当年PR团队的赫赫战功。

  阿里也有一些没消失的对手,比如京东。多年以来京东永远只能在电商行业做老二,从来没有任何抬头的趋势,而每一次的PR口水战,京东从未占过上风。

  但这一切都是曾经的辉煌了,在如今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我们通过长期观察阿里和新的对手美团以及拼多多之间的你来我往,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单纯的PR手段,在这个时代已经失灵了,投入大量的人和钱,得到的回报却很少。媒体人转型甲方PR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而国人尤其是头部品牌们,对于PR价值的认知,需要Rebuild。

  ▶搞好产品,就是最好的传播

  2019年,阿里PR的重点对象一定是拼多多,双十一期间两家打得死去活来。

  最后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虽然拼多多的PR团队虽然被折磨的不轻,四处拜访媒体,苦口婆心诉说自己的不易,日夜加班,四处补漏,但是拼多多公司的股价却创下了新高,一副你已经打不死我的架势。

  那个阶段,碰到拼多多的PR,抱怨的最多就是,真羡慕美团的PR啊,能过个好年了,现在火力全部都在我们这了。

  风水轮流转,这种好景不长,时间一晃到了2020年,一场疫情彻底改变了局面。

  人们宅在家里出不去的时光,以外卖立身的美团,迅速发展壮大,成功打败了饿了么,占据了本地生活的绝对市场。美团一下子上升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

  阿里这个时候才如梦初醒,原以为饿了么能够牵制美团,结果饿了么却极为不争气,两个回合就败下阵了。一家独大的美团成了极大的隐患,如果线上线下同价,未来美团半个小时就送到货,那么今天电商的很大一部分市场将会被美团这样的本地生活平台抢走。

  于是,今年美团也一次又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尽管这样,美团和拼多多的业务还是发展的风生水起,在我们看来,不是阿里的PR不行了,而是时代变了。传统的PR策略,在传播学上依然有效,可是,在经济学上却失效了。

  这是一个全民薅羊毛的时代,大家在营销上花钱的技巧,效果要远远大于PR层面上的努力。

  哪怕所有人都说拼多多就是个卖假货的平台,但是百亿补贴后的低价iPhone实打实摆在那里,谁能阻挡消费者去香它呢?

  另外,最近因为大幅度的补贴,美团买菜在北京做的风生水起,大家早就把活在系统里的外卖小哥那事儿忘得一干二净,这也充分说明了,在钱面前,用户早已不关注舆论。

  阿里PR的失灵,充分说明了另一个现实问题,激情燃烧的PR时代即将一去不复返PR将回归到沟通的价值本位,作战的功能将越来越小。

  如果老板自己能沟通,就像马斯克那样,那么干脆就把PR部门都砍掉算了。

  ▶公司正确,PR才能正确

  在阿里的战争中,昔日的老对手京东,在作战计划中,已经退居二线,两家已经非常有默契,各发各的财,互相审美疲劳,不想再在战场上看见彼此那张熟悉的嘴脸了。

  所以,现在京东的PR团队应该是历史上最舒服的时候,因为除了阿里之外,也没人想跟京东在PR层面上厮杀,反正人也不多,投入也不大,大可以下午喝喝茶,晚上准点下个班。

  反观阿里,庞大的公关团队,每个月的开支那么大,总不能无用武之地吧?老的不去,新的不来,美团和拼多多无疑就是现任阿里PR团队作战/font>

  论传播能力,美团和拼多多的PR团队跟阿里的PR团队根本不在一个层面,几乎没有一家媒体会说跟阿里关系不好,但说跟拼多多或者美团关系非常好的媒体,却不多。

  在七年前,自媒体时代还没有来临之前,跟媒体关系好,非常有用,但是在如今这个流量和舆论都极为分散的人人时代,媒体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

  传统媒体时代,全国就那么几百个舆论出口,头部的媒体不过几十家,大家统一口径,全国范围内也就没什么异议了;如今这个时代,各个平台上,成千上万的声音,我们这些普通屁民干脆谁都不听,全看产品。

  碎片化的时代,有一个定理,一口老炮认为所有的PR都必须牢记于心,这句话是马丁路德金在1967年8月一篇题为“我们向何处去?”的演讲中说的,让我们记住横跨道德宇宙的弧线是漫长的,但它偏向正义。

  如果一家公司从价值和产品层面上,不做偏向正义的事,单纯靠PR想要颠倒黑白,在如今这个大浪淘沙的时代,怕是越来越行不通。

  上个月,一篇“骑手困在系统里”的爆款文章刷屏,令无数媒体将笔锋转向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

  尤其是,美团,一时成为众矢之的。从央视到自媒体,一片从对劳动人民的同情,以及对可恶的人工智能算法背后的资本家的鞭挞。

  饿了么抢先发声明,抖了个小机灵,推出让消费者选择等一等功能。可惜了,公关团队据说加了一夜的班,迎来的依然是网友的批评:这不是甩锅吗?你们系统算法和外卖骑手的矛盾,怎么转嫁到我们消费者头上了?美团公关表现出一贯的佛系,硬生生地“挺”了24小时。在看到饿了么的错误答卷被网友鞭挞后,聪明地选择了另外一条技术路线:诚恳道歉,系统整改。这公关打法,虽然传统和老套,但是,终于以勉强及格分,力压饿了么。

  这就是上述观点的最佳案例,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谈什么聊斋,坦诚认错就是最好的选择。

  当年千团大战,美团不是最快的。结果赢了。今天骑手困在系统里,PR大战,美团不是最快的。结果不输。这件事,充分说明,做正确的事情,比做的快,效果要好。

  ▶PR将是一份没前途的工作

  2005年百度上市之前,百度几乎没有任何PR投入,无论是在人才还是在资金上。为此,百度从凤凰卫视特意挖来著名主持人梁冬。梁冬入职后,从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立刻挖来徐继业、朱平豆两位大将,加上之前的杨子等人,形成了一个以媒体人为主要组成的豪华上市PR团队。这个起点,成为媒体人转型甲方PR的标志性事件。(当然,上市之后梁冬挂靴而去,百度多次经历危机,继而从联想挖来朱光等职业PR军团,则是后话了。)之后,徐、朱两人因百度上市,都分别获得百万以上期权激励。

  当然,相比而言,在PR上赚到大钱的媒体人,远不止以上二位。

  中国PR界个人身价最高的,有两位牛人,一个是阿里王帅,也是现在阿里的合伙人之一。之前就职于TOM网站。另一个则是前360 的刘峻,新浪跳槽去了360,后来成功投资了字节跳动,刘峻在投资字节跳动后,个人身价不输于王帅。这两位牛人,也是“南阿里,北360”的公关铁军的带头人,中国互联网公关界可以封神级的人物。同样的,他们随着各自企业的上市,都身价上亿,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如今两位的身价,都往百亿去了。

  阿里和360也是自建公关团队的大厂典范和探路者。2005年前后,无数的媒体人转型甲方,成为PR人。这个时代,被称为中国公关行业的黄金时代。后来者,无论是拼多多挖新京报媒体团队,还是美团挖来IT经理世界媒体带头人,都是这类思路和打法的沿袭。

  曾经的中国科技圈,PR大战几乎每年都在爆发,业内也曾有“南有阿里,北有360”的名声,以PR为主业的蓝色光标等一众公关公司也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速途传媒、海棠公关等也在新三板挂牌。

  但反观如今的PR圈,的确冷清了不少,众多PR界被封神的人物也大多上岸,金盆洗手。像蓝色光标这样的PR公司,传统的收入也在逐年减少。其他电商代运营、数字流量等业务则在上升。

  一口老炮认为,这将是一个越来越没前途的工作,一旦PR起不到一个开疆辟土的作用,那么这个部门就可以大范围的缩减,就像很多美国公司一样,在大中华区的PR人员一直也就三两个人。特斯拉就是典型。

  今天的时代,是回归正常的产品竞争和平台竞争的时代。在PR上过多投入,只会跑偏。

  有这么几个人,公司有公告的时候,跟媒体通通气,遇到危机公关的时候,负责传一传声音,把公司的真实想法,传达给媒体。这就是甲方公关需要做的。而那些梦想与公司一起上市,通过转型甲方PR而解决财务自由的前媒体人,机会和概率只会越来越低

  传统的甲方PR部门,基本上有一批人是做内容策划的,一批人是做媒体渠道的;随着碎片化的时代到来,这些做渠道的,跟媒体吃吃喝喝,互相利用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就会变得越来越没意思。PR策划部门在没有重大公司事件的时候,自娱自乐的成分,就占了大多数时间。

  传播变得越来越规范。监管变得越来越严格。人情变得越来越淡薄。PR人个体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微不足道。PR副总裁下岗率越来越高。

  激情之后,PR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而白银时代、甚至青铜时代,都不会到来。对于普通人而言,PR民工的苦逼工作,也就是一份工作而已。

  跟上述几位打工皇帝来比,就不止是甩几条街的问题了……

以上就是关于对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迎接至暗的详细介绍。欢迎大家对激情燃烧的PR时代正迎接至暗内容提出宝贵意见

微信扫一扫

易采站长站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