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知乎追小说

2020-05-12 21:03:31 来源:娱乐硬糖公众号 作者:丽君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顾韩,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年,注定要成为网络文学的变革之年。

免费阅读积累的变量,碎片娱乐带来的冲击,IP市场的过热降温,疫情带来的重大利好。好的、坏的、诱人的、焦虑的,都在为这个已经二十岁,在写作长河里不过一瞬、在互联网娱乐里却异常高龄的行业,凝聚着奔涌向前的力量。

突发事件更令人猝不及防。其中有极偶然的“黑天鹅”,也有不过早晚的必然冲突。二月,海外同人创作社区AO3 暂别中国用户,连带国内同人创作社区Lofter亦有余震;四月,国内网文巨头阅文集团高层变动,随即阅文新合同事件持续发酵。网文创作者,正面临创作方式、传播方式的调整,以及利益分配的重新谈判。

网络文学走过近二十年,行业已经进入规模化、集团化运营阶段。在传统的文学网站主导的分发模式之外,网文还有其他可能吗?

免费与付费之争的背后

是阅读的自救

阅文事件之所以引发整个网文行业震荡,乃至全网关注。令创作者和读者都担心的核心问题,在于作为网文付费模式开创者的阅文,可能随着集团换帅向流量模式“屈服”,转向免费模式。尽管阅文对这一点已反复澄清,仍难令人完全放下疑虑。

毕竟,版权还只是作者群体的利益问题。可免费生态中的主流内容是什么样,大家都心里有数,相信大多数读者都不愿意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然而,一个不得不正视的现象是,以 2018 年下半年米读诞生为节点,免费模式开始强烈冲击在线阅读市场。如今国内已经出现了米读、番茄小说、得间小说、飞读和七猫等十余款免费阅读平台,格局初步形成。

付费阅读最先受到冲击。根据阅文集团 2019 年财报显示,平均付费用户相较于 2018 年的 1080 万,同比下滑9.3%至 980 万。网络文学市场的新增用户大多数流向了免费阅读。

当然,免费模式带来的网文内耗仅是用户流失的原因之一。网络文学作为最早起跑的网生内容,近些年已经出现了后劲不足的情况。除了作品质量、读者素质随时代发展而出现波动,技术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微信扫一扫

易采站长站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