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股权大战:创始人与投资人谁该拥有公司控制权

2016-09-21 00:17 来源:易采站长站 编辑:秋军 评论:

A-A+

  万科股权大战,让人们意识到创始控制权旁落带来的风险。

  “公司创始人的控制力、思想、愿景代表着公司的灵魂,创始人丧失了对其公司的控制力,就意味着这家公司丧失了灵魂。”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说。

  康复之家董事长柏煜则持相反的看法,他说:“我们总是想自己说了算,这样实际上是一种非常狭隘或者不负责任的行为。”

  日前,身陷“股权纷争”的万科A(000002)发布中期业绩报告称,股权事件的不确定性导致的公司合作伙伴、客户、员工、其他中小股东对公司前景之疑惑和担忧进一步加剧,公司的正常运营受到影响,报告直陈控股权大战给万科带来的伤害。创业者在引入资本的时候,该不该守住控制权?当控制权与资金需求冲突的时候,哪一个更重要?资本意志与创始人出现分歧的时候,该如何妥协呢?9月10日,2016中国创客大会在郑州召开,会上,业内人士就“创始人应不应该放弃公司控制权”的话题进行了辩论。

  据了解,2016中国创客大会是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和郑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由郑州市科技局、二七区政府和黄河科技学院联合承办。

  创始人和资本方谁能更好作决策

  “在当前中国互联网的环境下,创始团队掌握控制权是创立早期公司的核心动力。一旦控制权旁落,在关键性重大决策上,很可能出现创始人和资本方意见不一致,而这种不一致很有可能导致在生死存亡的那一刻作出错误决策或者拖延时间,而市场是瞬息万变的。”王啸说。

  集中决策权存在的必要性毋庸置疑,然而决策权是否必须由创始团队来掌握呢?

  “我接触的很多人从本质来讲就是读了MBE,从国外镀金回来就做投资人,他们的决策能力和摸爬滚打能力,还不如创始人。”在决胜网创始人、CEO戴政看来,谁离一线近,谁才应该是最后决策拍板的人。

  戴政讲述了自己早期创业的经历:他25岁时做联合购买网公司,团队坚持在线卖卡,但是投资方并不认可。最终公司在2000年被以4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CMG集团。同一时期,“云卡”公司和联合购买网做着同样的项目,在2008年左右,“云卡”被谷歌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40万美元和4个亿的差距,让戴政总结了教训。后来创办决胜网时,戴政对控制权的要求非常高,包括一致性方面的设计、董事会的设计,都是把控制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然而,太库全球商务拓展中心总经理邱英鹏则认为:“创始人应当在适当的时候放弃控制权,而不是一直坚持。越开放的平台未来的市场会越广阔,企业如果长期按照创始人的思路去运作,这个企业的发展可能会受到创始人自身瓶颈的影响,走向封闭。”

  “以色列很多企业家的观念值得我们学习。以色列有非常强的研发能力,但是本国仅有几百万的人口,市场狭小。为了寻求更大的市场,在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企业家选择把控制权交给‘全球500强公司’。”中卫基金董事总经理、创始合伙人李文罡将这种开放的思维称作,“把企业当猪养,不是当孩子养”。

  “其实,无论是把企业交给创始人控制,还是投资人控制,本质都是人治。从企业治理角度,我们国家恰恰缺乏职业经理人管理的制度。”李文罡介绍,目前行业需要建立完备的集体决策机制,可以同时包容创始人团队和投资人的意见。 而一旦集体作出了决策,则企业此后的工作全部围绕这个决定开展。

  “最可怕的情况是,大家会上决策以后,会下仍然坚持自己原有的观点。”李文罡说。

  控股比例大就能掌控公司?

  万科股权大战中,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宝座几次易主。股权争夺的背后,是各方对万科管理权的争夺。

  “对于一个创业企业来说,你最大的筹码就是股权,股权和控制权虽然是两个体系,但你不能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邱英鹏认为,“就像王石投TMT的行业,当你投一家公司之后,这家公司在TMT方面的建树可能不如王石,但是他的股权占到30%甚至40%的时候,你比他更了解这个行业,但他坚持不放弃控制权,这就是一个矛盾。”邱英鹏认为,在创始团队用股权换取资本方的资源或资本,如果资本方持股占比较大时,公司的决策势必会受到资本方的干涉。

  戴政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控制权和控股权是两回事,可以通过一致行动人和董事会的设置解决控制权的问题。”

  日前腾讯对京东增持股份的情况恰好印证了这一点。今年8月下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文件披露,经历近期3次增持后,腾讯持股比例已升至21.25%,超过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刘强东,成为最大股东。但依据此前情况,腾讯持股比例为18%,但只拥有4.2%的投票权;而刘强东通过Max Smart Limited占股16.2%,却拥有80.9%的投票权,可见,即使现在腾讯持股比例达到了21.25%,刘强东依然牢牢掌握着京东的控制权。

  • 0
  • 0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