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杜甫遭网络恶搞 一代诗史该不该这么忙

2012-04-03 16:10 来源:未知 编辑:秋军 评论:

A-A+

今年是诗圣杜甫诞辰1300周年,网上却掀起了一股“恶搞”杜甫之风,关于他的涂鸦图片在微博上被多次转发,不知名网友对一张常见的杜甫画像进行前赴后继的“再创作”,杜甫时而手扛机枪,时而挥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时而脚踏摩托…… “杜甫很忙”。如何看待这种恶搞的风气?

反方

恶搞杜甫是一种“愚乐化”

耿银平:恶搞暗含文化危机

时下,诸多经典已遭到恶搞和“水煮”的命运,比如前段时间的“李白是古惑仔”的所谓学术争鸣。我们的文化发展总是和搞笑、荒唐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愚乐化”。请注意,这个“愚”就是一种标准的思维糊涂、审美糊涂以及无知无畏的“精神愚蠢”。尽管我们衣着光鲜,时尚漂亮,精神发展却呈现无根化、沙漠化和“嬉皮士崇拜”倾向,将庸俗当有趣,将荒唐当特色,令人痛心和恶心。

有人会说,这就是一个审美幽默,另类幽默已经成为西方文化的一种流行趋势,连总统都可成为幽默对象,我们为什么不能尝试呢?这种说法看似振振有词,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标准,那就是弄错了幽默和恶搞的边界。幽默的前提是高尚的,高贵的,是一种文化智慧、文化机智,而恶搞却是一种肤浅粗鲁,一种文化随便,内在的敬畏感已经丧失。没有了尊重和尊严,这种所谓的“审美幽默”真的就是一种“嘴尖皮厚腹中空”的庸俗和恶俗。

曾金:恶搞暗含文化危机

“全民娱乐”时代的土壤之下,萌芽出了恶搞的肆虐生长。恶搞文化名人不仅是一种不尊重,更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无情的亵渎。

细数近年来“被恶搞”的志士仁人、学术泰斗、伟人大师、英雄楷模,几乎无一能够幸免,不是被戏说、恶搞,就是被亵渎、糟蹋。“恶搞”之下,岳飞不再是民族英雄,林则徐成了“误国”的罪人,孔子成了跳梁小丑手中的狗皮膏药。数百年来的历史名人形象一夕之间崩塌,杜甫成了浮躁时代里的忙着做各种琐事的忙人。

与之前还原真实雷锋不同,恶搞名人并非还原名人,更像是诋毁。这种以历史名人作牺牲品的行为,是哗众取宠的变相娱乐,最终将高端文化低俗化,暗含着的是一种文化危机。

曹木静:怀敬畏之心拒绝恶搞

在漫长的中华文明发展史及浩如烟海的文史典藏之中,真正在人类的文化长廊中,留下一点足迹或影响力的人与书,并不多,后世之所以津津乐道于古圣先贤的智慧哲思,并不仅仅是被其华丽而优美的诗文所折服,更多地是为这些历史人物坚强而独立的人格魅力所钦佩。他们的为文、为人,都是后世永远学习的典范与榜样,对于历史名人本着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态度,进行相应的评判,是允许的,但倘若以这种恶意愚弄的方式,既是对历史人物的极不尊重,也是一种浅薄无知的表现。此外,如果这种恶搞形成了一定的风气,对于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及文明修养,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尤其是对年轻一代,容易混淆视听,容易被歪曲,毕竟他们尚无形成相对独立的人生价值观。

在如今这个物欲浮躁的社会,不盲目跟从,不恶意乱搞,大力倡导积极向上的价值遵循,对经典怀有一份敬畏之心,对历史人物怀有一份崇敬之心,才能从根本上杜绝恶搞之事的发生。

正方

郭文斌:不必对恶搞挥舞道德大棒

在我看来,这何尝不是出于一种喜爱?“没有被涂鸦,不能算大家”。教科书上被网友“发挥”的还不止杜甫,李白、辛弃疾,以及一些外国名人画像都曾被上课不专心的学生拿来涂抹。

恶搞某个人,一种是出于极端厌恶,一种是出于喜爱。如果对其不感兴趣,还真的懒得去恶搞。从现实的情形来看,显然是出于对杜甫的喜爱。今年恰逢诗圣杜甫诞辰1300周年。恶搞,何尝不是一种特殊的纪念方式?这种纪念方式新颖,能够吸引眼球。

因为恶搞已成为现代人的一种表达方式,只要没有恶意,则应宽容待之;另一方面,恶搞的纪念比那些正襟危坐的纪念方式更容易让人接受,而且影响更广,只要看到这些恶搞的涂鸦图片,都会多看几眼。

杜甫的诗圣地位,不会因为被恶搞而受损,恶搞杜甫,天塌不下来,对此,我们不妨一笑了之,更不必挥舞道德大棒。

冯磊:杜甫忙起来也不错

杜甫被恶搞,让我想起自己中学时代的一些把戏。在课本的插图上,给李白戴上眼镜,给杜甫的毛驴佩上奖章。再不然,在女主人公的手腕上加一块手表。———时代变了,今天的年轻人,插图有了更丰富的内容。有了摩托车、他们喜欢的篮球,有了飞机……这说明,他们的视野比上一代人要开阔,他们所处的时代,较之二十年前要繁荣、舞台要大很多。

数十年来,西方人一直在不停地恶搞达·芬奇的《蒙娜丽莎》。那些年轻或者早已不再年轻的西方人,为蒙娜丽莎配上了胡须、眼镜、骷髅头。被恶搞掉的蒙娜丽莎,早已经没有了神秘的微笑。但,我们都知道,他们恶搞的是一幅伟大的画像。那个神秘的女子,因为后人层出不穷的恶搞创意,而声名远播。

每个人都有过年轻的时代,每个年轻人都曾有一些中年人和老年人看起来张狂不羁的想法,这是正常的。对这类事情,采取宽容的态度确实大有裨益。无数事实证明,一些看起来非常荒唐的想法,恰恰促成了伟大的发明与创造。如果大家都规规矩矩,没准我们还生活在中世纪里。

一个充满文化禁忌的时代,往往是一个没有活力的时代。与之相反的,一个有出息的时代,文化总是充满了自信与朝气。她总是大踏步向前走,内心深处,总有一些青春的冲动存在。

涂启智:恶搞杜甫是讽刺文化乱象

涂鸦恶搞杜甫是对文化人照旧穷酸的呐喊。杜甫一生穷困潦倒,但始终不改忧国忧民之情怀。可悲可叹的是,时至今日,文化人的生存状况仍然不容乐观———除了极少数书籍畅销作家不再为生计犯愁外,许多写作者包括不少作家,辛苦劳碌一年收获,不够在大城市买1平方米商品房,不够达官富贾们在豪华酒店吃一两餐饭的费用。  涂鸦恶搞杜甫是对文坛铁骨铮铮硬汉缺失的感叹。杜甫是一位热肠叹遍民生疾苦、秃笔写尽沧桑历史的硬骨文人。观照后世乃至当下,许多文人甘为五斗米折腰,失去了应有的风骨,沦为权贵与富商们的“文化附庸”,人云亦云,看不见自己的思考、听不到心灵的呼唤。

网友恶搞杜甫应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一种“正话反说”,是对当下文化乱象的讽刺,也是对诗圣发自肺腑的怀念。

  • 0
  • 0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