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卫伟:AI时代华为的人才观与人才战略

2018-12-09 01:4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冬梅 点击: 评论:

A-A+

原标题:黄卫伟:AI时代华为的人才观与人才战略

  文 /  黄卫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华夏基石领衔专家,华为首席管理科学家、华为蓝血十杰之一

黄卫伟:AI时代华为的人才观与人才战略

  大家好!我其实不是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专家,人力资源管理不是我的专业,我只是作为一个参与者和观察者,和大家交流一下华为的人才观与人才战略。AI现在是个热词,但是实际上一些基本的东西没有发生变化,就像人性没有发生变化一样。

  一、华为的人才观

  华为的人才观有几个要点:

  1.劳动和企业家是华为价值创造的主体

  这一句话是老生常谈,特别在人力资源年会上讲这个观点,好像没有什么新意,但其实很重要。华为是一家非上市公司,资本在华为价值创造过程中的作用相对次要,土地要素在华为的价值创造过程中也是次要的。不管是华为的基地,还是国内的八大研究所,设计得跟园林一样,但是周边的物业,华为一点没有染指。可见,一个企业真要成事,一定要抵制住诱惑,不要去贪图小钱。

  2.AI时代的企业发展更依赖优质人才的创新和突破

  以往传统的人才和贡献的规律,通常符合帕累托曲线(20/80准则),即20%的人才创造了80%的价值。我曾经问过一位企业家:在你这个企业里,20%的人能不能拿到80%的薪酬?他说:拿不到。企业贡献与回报之间存在非常巨大的gap现象,在AI时代或者AI正在向我们走来的时代,价值创造所依赖的人群分布更陡峭了,更少的顶尖人才创造了大部分的价值,没有他们的突破,其他的人才队伍很难去创造出新的机会和价值。

  3.以奋斗者为本,尊重个性,集体奋斗

  早在1996年,我们起草《华为基本法》的时候,就把“尊重个性,集体奋斗”这句话写进去了。一个企业或一个组织,尊重个性并不难,甚至尊重个性都有点过了,环境过于宽松了,使得个性在一个几乎没有纪律、没有约束、没有考核的环境中生长和做贡献。另外,集体奋斗也不难,只要有纪律,就能组织起一支集体奋斗的队伍。难就难在既尊重个性又集体奋斗,因为两者是冲突的。在既是集体奋斗,又在集体奋斗过程中给个性、个人以施展才华的机会和舞台,这是真正难以做到的。

  4.包容人才的多样化和差异化

  现在,华为60%以上的销售收入来自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国。从当地的销售组织和服务组织来看,本地化员工达到了70%,总数超过3.4万人。这对华为来说,虽然跨文化的管理、遵从当地的法律(特别是劳动的法律)等增加了管理的难度,但是也带来了许多可喜的、企业希望的新的因素。举个例子,现在华为财经团队有数百名来自牛津、剑桥、哈佛、耶鲁等著名大学的优秀学生,且还在持续招聘中。2016年度,财经体系招聘了近340名留学生,占当年校园招聘指标的38%,这些留学生正在成为华为财经体系的新生力量,使财经体系的员工队伍更加多元化。从这些留学生及海外招聘的员工身上,华为看到这些来自西方名校的新员工普遍的品质是能吃苦、懂得珍惜、时间管理强、团队融入快。他们身上表现出的艰苦奋斗精神与华为的核心价值观——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艰苦奋斗——高度契合。

  5.人寻求意义

  人寻求意义,对华为来说有更具体的含义。首先,华为员工为什么愿意艰苦奋斗,为什么愿意做出牺牲?特别是一些非洲的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当地的工作环境是非常艰苦的。我曾经问过一位华为尼日利亚代表处的代表,他说:在当地蚊子多到什么程度,蚊子聚集在你头上就像在戴了一顶高帽子一样,人走到哪里,这顶高帽子就跟到哪里。当时在开拓市场的华为员工,几乎没有人没得过疟疾的,条件非常艰苦,他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他们为什么愿意艰苦奋斗,为什么愿意做出牺牲?我们看看他们自己是怎么说的:

  第一个例子,一位英文名叫Linda的女士,专业是法语,她目前是华为科特迪瓦的副代表,在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等非洲国家开展业务长达8年之久,经历过科特迪瓦的内战环境,得过疟疾,遭过抢劫。她的感悟是什么呢?她说:“据我所知,在外奋斗的华为人,都不会因为梦想、情怀、成就感这些东西,就选择远离亲人、朋友,奔赴海外。最初的动力还包含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疼爱我们的亲人过上更好生活的愿望。”这应该是每一个华为人艰苦奋斗的初衷,也就是我们说的初心motivation,是人们最基本的需求的满足,是工作基本的动力和来源。

【易采站长站编辑:秋军】

  • 0
  • 0
  • 投稿